聯系我們

單 位:北京京本律師事務所
郵 箱:18600078839@163.com
座 機:010-53652008
手 機:151-0158-2007
           151-0159-2007
網 址:www.teambikini1.com
地 址:北京市朝陽區十里堡北里1號恒泰大廈B座7009室
微信二維碼
公眾號二維碼
位置:首頁 > 典型案例
典型案例
最高人民檢察院第五十批指導性案例:未成年人保護主題
發表時間:2024-03-01     閱讀次數:     字體:【

關于印發最高人民檢察院第五十批指導性案例的通知

時間:2024-03-01  作者:  來源:高檢網

各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檢察院,解放軍軍事檢察院,新疆生產建設兵團人民檢察院:

經2023年12月29日最高人民檢察院第十四屆檢察委員會第十九次會議決定,現將“隋某某利用網絡猥褻兒童,強奸,敲詐勒索,制作、販賣、傳播淫穢物品牟利案”等五件案例(檢例第200—204號)作為第五十批指導性案例(未成年人網絡保護主題)發布,供參照適用。

最高人民檢察院

2024年2月22日

隋某某利用網絡猥褻兒童,強奸,敲詐勒索制作、販賣、傳播淫穢物品牟利案

(檢例第200號)

【關鍵詞】

未成年人網絡保護?隔空猥褻?強奸?阻斷傳播?網絡保護綜合治理

【要旨】

對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要依法從嚴懲處。行為人實施線上猥褻犯罪行為后,又以散布私密照片、視頻相要挾,強迫未成年被害人與其發生性關系的,構成兩個獨立的犯罪行為,應分別認定為猥褻兒童罪和強奸罪。辦案中發現未成年被害人私密照片、視頻在互聯網傳播擴散的,檢察機關應當及時協調有關部門刪除信息、阻斷傳播。檢察機關要能動發揮法律監督職能,積極推動各方協同發力,共同加強未成年人網絡保護。

【基本案情】

被告人隋某某,男,2002年12月6日出生,無業。

被害人劉某某,女,2009年2月27日出生,學生。

2022年1月,隋某某通過網絡社交軟件添加未成年被害人劉某某為好友,隨后多次向劉某某發送淫穢視頻,并威脅、誘導劉某某自拍裸照、裸體視頻發送其觀看。2022年2月8日、15日,隋某某以傳播劉某某裸照、裸體視頻相威脅,兩次強迫劉某某與其發生性關系。隋某某還以傳播照片、視頻相威脅,先后三次向劉某某索要錢財,共計得款人民幣840元。2022年3月5日,隋某某將編輯后的劉某某視頻以5元一件的價格出售給王某某等多人,其中7人為未成年學生,獲利人民幣50元。

【檢察機關履職過程】

審查逮捕。2022年3月11日,班主任發現劉某某表現異常后報警。山東省某市公安局某區分局于當日將隋某某抓獲。2022年4月11日,公安機關以隋某某涉嫌強奸罪,敲詐勒索罪,制作、販賣、傳播淫穢物品牟利罪向山東省某市某區人民檢察院提請批準逮捕。公安機關認為,利用網絡實施猥褻是犯罪嫌疑人實現強奸犯罪的手段,應按強奸一罪處理。檢察機關審查認為,本案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情節惡劣,嚴重損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應當依法從嚴懲處。根據本案證據,隋某某最初系以刺激、滿足性欲為目的,要求被害人拍攝裸照、裸體視頻發送供其觀看。收到被害人照片、視頻后,認為被害人易哄騙、好控制,繼而又產生與被害人發生性關系的犯罪意圖,后實施強奸行為。本案猥褻行為與強奸行為相隔9天,具有明顯的時空間隔,猥褻行為和強奸行為給被害人造成兩次不同性質和程度的傷害。隋某某的線上猥褻是獨立的犯罪行為,因此不宜評價為強奸犯罪的手段,應當認定為猥褻兒童罪。檢察機關在依法批準逮捕隋某某的同時,與公安機關及時溝通,明確補充偵查方向,督促進一步查清隋某某實施猥褻兒童犯罪的事實。

審查起訴及處理結果。2022年6月17日,公安機關以隋某某涉嫌猥褻兒童罪,強奸罪,敲詐勒索罪,制作、販賣、傳播淫穢物品牟利罪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2022年7月15日,檢察機關向人民法院提起公訴。2022年8月11日,人民法院作出判決,對隋某某以猥褻兒童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以強奸罪判處有期徒刑八年六個月;以敲詐勒索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二千元;以制作、販賣、傳播淫穢物品牟利罪判處有期徒刑九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一千元。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十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三千元。

被害人權益保護。隋某某將被害人私密視頻通過朋友圈售賣,導致視頻在被害人所在學校多名學生間傳播。為盡可能將犯罪的傷害降到最低,檢察機關督促公安機關第一時間查清相關視頻傳播路徑并固定證據后,將視頻進行技術性徹底刪除。同時,協調職能部門及時追蹤、處理與本案有關的不當泄露的信息,阻斷被害人照片及視頻傳播。聯合公安機關對購買相關視頻的學生開展法治教育,對學生家長制發督促監護令,避免對被害人造成二次傷害。檢察機關還聯系專門機構指派專業心理咨詢師,為被害人提供心理疏導,持續關注被害人狀況,幫助其盡快走出心理陰影。

促進綜合治理。針對案件反映出的未成年人網絡交友不當、防范網絡侵害能力不足等問題,檢察機關開展專題調研分析后,向涉案學校和教育行政主管部門制發檢察建議,督促學校建立預防、處置網絡侵害工作機制,落實侵害未成年人案件強制報告制度,采取科學、合理方式培養和提高未成年人網絡素養,有效減少侵害發生。針對未成年人遭受網絡侵害時不敢說不、不善求助等問題研發網絡安全教育主題課程,組織開展“清朗網絡進校園”活動,通過專題授課、短視頻、網絡安全知識問答等多種方式揭露犯罪分子常用伎倆,揭示網絡交友中的風險和陷阱,講授應對網絡性侵的正確處理方式,引導學生理性交友,保護自我,及時求助,提升未成年人文明、安全用網的意識和能力。就未成年人網絡保護問題,邀請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及未成年人保護相關職能部門進行座談,推動相關職能部門加強涉未成年人網絡侵害線索移送,現已報告并移送線索9件。

【指導意義】

(一)實施線上猥褻犯罪行為后,又利用線上猥褻獲得的私密照片、視頻要挾被害人,實施線下強奸犯罪行為的,應當認定構成猥褻兒童和強奸兩個獨立犯罪,實行數罪并罰。要依法從嚴懲處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行為人以滿足性刺激為目的,利用網絡脅迫、誘騙兒童拍攝裸體、敏感部位照片、視頻等供其觀看,其行為構成猥褻兒童罪。對兒童實施“隔空猥褻”后,行為人又以傳播線上猥褻所獲得私密照片、視頻相要挾強迫被害人發生性關系的,線上猥褻行為與線下強奸行為在時空上相對獨立,分別給被害人的人格尊嚴、身心健康造成不同程度的傷害,是兩個獨立的犯罪行為,應分別認定為猥褻兒童罪與強奸罪,數罪并罰。

(二)辦理利用網絡性侵害未成年人案件,檢察機關應及時督促職能部門阻斷私密信息傳播,從線下到線上全方位保護未成年人免受次生傷害。互聯網具有傳播速度快、影響范圍廣的特點,涉案私密照片、視頻的網絡傳播將進一步對未成年被害人身心造成嚴重傷害,不利于被害人創傷修復。檢察機關在從嚴打擊利用網絡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同時,應注重審查被害人私密照片、視頻是否被傳播,發現在網絡空間傳播擴散的,應當及時督促職能部門快速、精準阻斷傳播,從線下到線上、從直接接觸被害人的群體到網絡空間的傳播路徑,盡量避免被害人遭受次生傷害。

(三)針對未成年人網絡保護的復雜性,檢察機關應主動發揮法律監督職能,綜合履職助推各方形成保護合力。針對未成年人網絡風險認知不足、易受侵害的問題,精準開展法治教育,普及辨別、防范、應對網絡侵害的知識;針對監護人監護不足的問題,開展家庭教育指導,提升網絡安全監護意識和能力;針對職能部門履職不充分的問題,制發社會治理檢察建議;召開部門聯席會議,推動建立涉未成年人網絡侵害線索移送機制,以檢察綜合履職積極助推家庭、學校、社會協同發力,為未成年人營造健康安全的網絡環境,提升未成年人綜合保護效果。

【相關規定】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條、第二百三十七條、第二百七十四條、第三百六十三條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利用互聯網、移動通訊終端、聲訊臺制作、復制、出版、販賣、傳播淫穢電子信息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六條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利用互聯網、移動通訊終端、聲訊臺制作、復制、出版、販賣、傳播淫穢電子信息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第一條

姚某某等人網絡詐騙案

(檢例第201號)

【關鍵詞】

未成年人網絡保護?網絡詐騙?分類處理?分級干預?多部門協作?數字化預防

【要旨】

辦理涉及眾多未成年人的網絡詐騙案件,應注重罪錯未成年人分級干預,實現分類處理,精準幫教。依托偵查監督與協作配合機制,建議公安機關在全面收集證據、查清事實基礎上,充分考量未成年人的涉案情節,綜合判定其主觀違法性認識,依法分類處置。在審查起訴時,結合社會調查、心理測評、風險評估等情況,對涉罪未成年人進行分類處理并開展精準幫教。針對未成年人涉網違法犯罪防治難題,推動多部門搭建數字平臺,實現對未成年人涉網違法犯罪的精準預防。

【基本案情】

被告人姚某某,男,1984年10月5日出生,初中文化,無業。

未成年被告人趙某某、張某某、鄒某等16人。

被附條件不起訴人王某、成某、李某某等12人。

被不起訴未成年人許某某、王某某、任某某等41人。

2018年3月至2019年8月,姚某某伙同他人組建詐騙團伙,在詐騙團伙中設置團長、師傅、助理、外宣四個層級,通過在網絡平臺虛構網絡兼職、工資待遇等信息,騙取兼職人員繳納會員費的方式實施詐騙,涉案人員750名,犯罪金額達1300余萬元。在實施詐騙過程中,姚某某拉攏、招募、吸收大量未成年人參與違法犯罪,涉案未成年人達560人,其中450余人系在校學生。在詐騙團伙中,未成年人趙某某等4人擔任師傅,承擔小組管理職責,犯罪數額為30萬至350萬余元不等;王某等30人擔任助理,協助師傅進行培訓指導,犯罪數額為1萬至95萬余元不等;許某某、任某某等35人擔任外宣,負責騙取新成員繳納會費,犯罪數額為3千至1萬余元不等。

檢察機關經審查認定,姚某某為首要分子,應按照詐騙團伙所犯的全部罪行處罰,并且犯罪數額特別巨大。檢察機關依法提起公訴后,姚某某被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十三年九個月,并處罰金。

【檢察機關履職過程】

分類處理。2019年7月,浙江省某市公安局某區分局對姚某某等人涉嫌詐騙罪立案偵查。按照偵查監督與協作配合機制,浙江省某市某區人民檢察院介入案件后,認為涉案兼職犯罪模式對未成年人具有迷惑性、誘導性,案件處理的關鍵在于全面查清案情的基礎上,著重從目的、動機等主觀方面和參與次數、持續時間、涉及金額等客觀方面,對涉案人員區分責任、區別處置。建議公安機關在查清涉案事實和綜合判斷主觀違法性認識后,按照三種情形進行辦理:一是對涉案金額未達到詐騙罪數額較大標準的,不認定為犯罪;二是對涉案金額達到或略高于詐騙罪數額較大標準,具有因謀求兼職需要、僅完成團伙規定任務、參與時間短、主動退出犯罪團伙、退贓退賠等情節的,認定為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不認為是犯罪,依法作出相應行政處罰;三是對涉案金額超出詐騙罪數額較大標準,具有主動參與、參與時間長、詐騙次數多等情節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最終,公安機關對何某某等491名涉案未成年人的行為不作為犯罪處理,對趙某某等69名涉罪未成年人移送審查起訴。

寬嚴相濟。2019年11月至2022年1月,公安機關陸續將69名涉罪未成年人以詐騙罪移送審查起訴。檢察機關受理后,依托社會支持體系對涉罪未成年人及時開展補充社會調查,從個體、家庭、成長經歷、幫教條件、社會交往等方面進行綜合評估,并結合案件事實依法分類處理:對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社會危害性大的,依法提起公訴;對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認罪悔罪態度好、認知行為存在偏差需要矯正,符合附條件不起訴條件的,設置考察條件,作出附條件不起訴決定;對符合不起訴條件的,作出不起訴決定。某區檢察院先后對趙某某等16人提起公訴,對王某等12人作出附條件不起訴決定,對許某某等41人作出不起訴決定。趙某某等16人均被判處有期徒刑刑罰。

精準幫教。檢察機關依托區少年司法一體化社會關護機制,聯合公安、法院、司法等部門,為涉罪未成年人提供全流程精準幫教。在引導其認識罪錯的同時,委托司法社工和心理咨詢師、家庭教育指導師對嚴重行為偏差或存在心理問題的涉案未成年人開展心理危機干預、家庭教育指導、幫扶救助等工作。經過多方幫教,促使涉罪未成年人重回正軌,53名被附條件不起訴和不起訴的涉罪未成年人中有41人順利考取大專以上院校。

預防治理。針對案件暴露的未成年人涉網違法犯罪高發、頻發、面廣,使用傳統手段無法實現精準、及時預防等問題,區檢察院聯合公安、民政等多部門搭建數字化平臺,預防網絡違法犯罪。依托浙江省一體化數字資源系統(IRS),會商公安、民政、衛健、教育等職能部門,形成涵蓋酒吧、網吧、旅館等場所的數據庫,通過內嵌于平臺的算法和數據模型,發現異常人員和行為,及時向主管部門推送預警,實現未成年人涉網違法犯罪行為早發現、早介入、早阻斷。

【指導意義】

(一)辦理涉及眾多未成年人網絡犯罪案件,應在全面查清案件事實基礎上,對案件依法分類處理。檢察機關辦理此類案件,應與公安機關統一執法司法理念,推動公安機關充分考慮網絡犯罪手段特殊性和未成年人的身心特點、認知水平,全面審查涉案未成年人的動機、目的、參與次數、持續時間、涉及金額等情節,綜合判斷涉案未成年人主觀違法性認識。對違法但不構成犯罪的,建議公安機關依法作出相應行政處罰。

(二)審查涉及眾多未成年人網絡犯罪案件時,應落實幫教精準化、處遇個別化。檢察機關要立足未成年人保護和預防再犯的立場,在審查起訴時全面審查涉罪未成年人的犯罪事實、地位作用、悔罪表現、監護幫教條件等,結合社會調查、心理測評和風險評估,依法提起公訴或作出附條件不起訴、不起訴決定,落實分級干預。同時根據涉罪未成年人的成長經歷、行為習慣、認知和需求、風險等級等因素,選配司法社工、心理咨詢師、家庭教育指導師等專業人員,對涉罪未成年人實施個性化幫教矯治。

(三)打破數據壁壘,利用數字化手段推動涉未成年人網絡違法犯罪源頭治理。針對履職過程中發現未成年人涉網絡違法人數多、犯罪防治難度大、犯罪手段隱秘等治理難題,檢察機關要充分發揮數字技術對檢察業務的支撐和推動作用。對實踐中多發的涉及未成年人諸如校園網貸、網絡賭博等情形開展風險評估和動態預警,在保障信息安全和維護個人隱私的基礎上,及時向職能部門推送保護、救助的預警信息,進而形成部門協作、數據融通、智能分析、精準預警、高效處理的未成年人數字保護新格局。

【相關規定】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七條、第二百七十七條、第二百七十九條、第二百八十二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未成年人保護法》第一百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第二條、第二十八條、第三十八條

《未成年人網絡保護條例》第三條、第二十二條、第二十七條、第三十條

康某某利用網絡侵犯公民個人信息案

(檢例第202號)

【關鍵詞】

未成年人網絡保護?異常電話卡?大數據監督模型?未成年人入網規范

【要旨】

檢察機關辦理涉未成年人電信網絡犯罪案件,發現未成年人異常辦卡情況,可以積極運用數字檢察監督手段,通過構建大數據模型,推動未成年人涉電信網絡犯罪早期預防。針對類案反映出的未成年人一人辦多卡等問題,可以運用聯席磋商、檢察建議等方式,聯動相關部門完善長效機制,規范未成年人入網用網,保障未成年人用網環境健康安全。

【基本案情】

被告人康某某,男,2003年9月26日出生,初中文化,系某網絡科技公司法定代表人。

2022年12月至2023年2月,康某某以網絡科技公司兼職為名招聘劉某某等人(另案處理)幫助其收購電話卡。劉某某系某學院學生,通過微信朋友圈發布兼職招聘信息,招募到40多名在校學生,其中未成年人21人。在康某某安排下,劉某某等人到指定網點辦理電話卡577張,人均辦卡14張?的衬硨㈦娫捒ǔ鍪劢o上游犯罪行為人,用于注冊各類社交APP賬號,提供有償引流、點贊服務。部分電話卡在康某某不知情的情況下,被上游犯罪行為人用于實施電信網絡詐騙犯罪。

【檢察機關履職過程】

刑事案件辦理。2023年2月10日,內蒙古自治區某市公安局某區分局以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對康某某立案偵查。2023年8月3日,內蒙古自治區某市某區人民檢察院對康某某提起公訴?的衬潮蝗嗣穹ㄔ阂郧址腹駛人信息罪判處刑罰。

構建大數據法律監督模型。某區檢察機關辦理康某某案件期間,梳理近年來本地發生的類似電信網絡犯罪案件,發現出租、出借、出售電話卡是未成年人牽涉電信網絡犯罪的主要方式。針對在校學生異常辦卡情況,檢察機關研究構建“在校學生異常電話卡法律監督模型”,開展在校學生涉電信網絡犯罪案件法律監督專項行動。在市大數據中心統籌下,依托在校學生常規數據信息、未成年人辦理電話卡數據信息及涉未成年人電信網絡犯罪發案數據信息,發現十余名未成年人被裹挾或者被誘騙參與犯罪。

監督模型線索的移送處理。檢察機關對依托大數據法律監督模型發現的有關線索進行審查后,依法移送公安機關。根據上述線索,公安機關破獲十余起電信網絡犯罪案件、繳獲多套“無線語音網關”犯罪工具。對于參與電信網絡犯罪活動且達到刑事責任年齡的3名未成年人,檢察機關根據其犯罪情節、認罪悔罪情況依法處理。對于未達刑事責任年齡、被誘騙辦卡賣卡的14名未成年人,檢察機關會同公安機關對其開展規范用卡法治教育,并督促職能部門落實監管責任,及時注銷異常電話卡。

促進社會治理。針對辦案中發現在校學生涉嫌電信網絡犯罪的實際情況和突出問題,檢察機關形成專題報告報送地方黨委、政府,并與區工信和科技局、教育體育局等相關部門聯動,建立信息交換機制,加強對批量開卡以及短期內反復開卡、注銷、補卡等高風險情形的有效管理;推動區工信和科技局出臺《電話卡辦理程序規范指引》,明確低齡未成年人需在監護人在場并同意的情況下申請入網。對未成年人加強問詢、反詐告知,加大異?◤秃肆Χ。督促區教育體育局向師生發放“出租出借出賣電話卡風險提示函”,將法治教育列入學校就業指導規劃。

家庭教育指導。針對涉案未成年人普遍存在的家庭教育缺位或不當問題,檢察機關向其監護人發出督促監護令,并邀請專業人員開展家庭教育指導,加強對未成年人入網行為的引導和監督。同時,檢察機關聯合婦聯、團委等多部門成立“家庭教育指導站”和“觀護未成年人工作室”,結合辦案中發現的家庭監護問題,引入社會力量深度參與家庭教育指導。

【指導意義】

(一)利用數字檢察手段,對辦理的未成年人涉電信網絡犯罪案件進行延伸審查,通過法律監督切實保護未成年人權益。電信網絡犯罪非接觸性、涉眾性、傳播廣域性導致其存在隱蔽化、查證難等問題,檢察機關可以通過建構相關大數據法律監督模型,將辦理案件中涉及的有關數據資源進行碰撞比對,把未成年人異常電話卡辦理情況等信息與電信網絡犯罪發案數據進行串聯,準確鎖定潛在高風險和已經涉罪未成年人,并從中分析研判未成年人涉電信網絡犯罪的關系網,審查發現相關犯罪線索的,依法移送公安機關立案查處。

(二)會同有關部門跟進處置,實現對未成年人涉電信網絡犯罪早期預防。未成年人心智尚未成熟、從眾心理強,易受到欺騙引誘,及早發現、有效攔截、阻斷未成年人違法犯罪尤為重要。檢察機關應當充分發揮大數據篩查的優勢,精準發現未成年人辦理電話卡的異常情況,及時敦促工信等職能部門,跟進處置注銷異常電話卡,真正達到犯罪預防和保護未成年人的目的。

(三)推動完善未成年人入網規范,加強未成年人網絡保護。未成年人涉嫌電信網絡犯罪行為,往往以辦理多張電話卡為發端,暴露出未成年人辦理電話卡存在的機制問題和監管漏洞。檢察機關可以聯合相關部門完善未成年人入網規范機制,推動跨部門數據互聯互通,督促行業主管部門重視異常賬戶的跟蹤與監管,及早發現未成年人異常辦卡情況,保障未成年人用網環境健康安全。

【相關規定】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一

《中華人民共和國未成年人保護法》第六十四條、第六十六條、第七十一條、第一百零五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第三十條、第三十一條、第六十一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反電信網絡詐騙法》第十條、第十一條、第二十八條、第三十一條、第三十八條

李某某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案

(檢例第203號)

【關鍵詞】

未成年人網絡保護?銀行卡?主觀明知?附條件不起訴?檢察建議

【要旨】

辦理未成年人涉嫌使用本人銀行卡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罪案件,應當結合涉案未成年人身心特點,重點審查是否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網絡實施上游犯罪并提供幫助。對于主觀惡性不大、社會危害較小且自愿認罪認罰的未成年人,堅持以教育、挽救為主,符合附條件不起訴的,依法適用附條件不起訴。對于未成年人銀行賬戶管理存在漏洞,有異常交易風險的,檢察機關通過向金融監管機關、商業銀行制發檢察建議,強化賬戶源頭管理,推動訴源治理。

【基本案情】

被附條件不起訴人李某某,男,2003年9月5日出生,在校學生。

2019年,李某某在某職業中學就讀期間,為方便支取生活費,在當地商業銀行開設賬戶,辦理了一張單日轉賬額度最高可為50萬元人民幣的借記卡。2021年5月,李某某的同學盧某某、彭某某(均已滿18周歲,另案處理)向其提出“需要將網絡賭博平臺上匯集的充值資金,使用綁定的銀行卡轉賬,如果愿意提供本人銀行卡用于轉賬,就可以分錢”,并給其看了該賭博平臺應用程序的截圖。李某某為了能“輕松掙錢”遂表示同意。5月7日至18日,在彭某某的指使下,李某某使用本人借記卡代為轉賬,并采取變更轉賬地點的方式規避調查。上述期間內,該借記卡單向流水金額合計人民幣420余萬元,李某某在分得人民幣3000元后,因“感覺容易出事”遂未再參與。

案發后,李某某投案自首。2022年8月,四川省某縣人民檢察院以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罪決定對李某某附條件不起訴并開展監督考察。2023年2月,考驗期滿后決定對李某某不起訴。

【檢察機關履職過程】

全面審查證據。某縣公安局對李某某以涉嫌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罪移送起訴,某縣檢察院經審查認為,李某某系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到案后雖作有罪供述,但案件缺乏證明其具備認知能力的證據。同時,偵查機關未查明涉案資金是否屬于“犯罪所得及其收益”且李某某是否明知,檢察機關遂退回補充偵查。偵查機關補充偵查重新移送后,檢察機關經審查,認為偵查機關僅查明部分而非全鏈條利用網絡開設賭場犯罪事實,故李某某代為轉賬的資金尚不能認定為“犯罪所得及其收益”。通過社會調查發現,李某某智力發育水平正常,接受教育經歷連貫,作案時已開始畢業前的離校實習,說明其具有適應工作和社會生活的能力。本案中的轉賬行為呈現出短時間、高頻率、大金額的異常特征,與日常生活開支場景毫無混同的可能。因此,可以認定李某某具備相當的認知能力,主觀上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網絡實施犯罪。

依法適用附條件不起訴。李某某主觀上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網絡實施犯罪,客觀上實施了使用本人銀行卡代為轉賬420余萬元的幫助支付結算行為。但李某某提供本人銀行卡的行為與“批量出租他人銀行卡”相比,情節較輕,社會危害較;系受引誘參與犯罪,參與時間較短,犯罪后自首且自愿認罪認罰,具有悔罪表現,主觀惡性不大;系初犯、偶犯,社會調查表明其具有較大的教育矯治空間。為落實“教育、感化、挽救”方針,在聽取公安機關意見后,檢察機關依法對李某某適用附條件不起訴。

幫教考察。社會調查發現,李某某追求享樂,法律意識淡薄,父母教育方式不當、家庭教育支持不足,存在重蹈違法犯罪的風險。為此,檢察機關聯合婦聯、司法社工組織等社會力量,制定個性化方案,加強綜合教育幫教。針對其存在消費觀念問題,通過定制法治教育志愿服務公益項目,幫助其認識到貪圖享受的長遠危害;針對其法律意識淡薄問題,通過開展線上線下預防網絡犯罪教育,促使其主動學習法律知識;針對家庭教育缺失問題,發出督促監護令,加強家庭教育指導。通過幫教,李某某的理性消費觀念逐步樹立,法律意識逐漸提升,思想認識和行為習慣回歸正軌。目前,李某某已經考上大學。

制發檢察建議。檢察機關辦案發現,李某某的銀行賬戶管理存在漏洞。經與人民銀行所屬支行會商研判,通過走訪銀行網點、開展座談交流,促使商業銀行查找出未落實未成年人獨立開戶標準、授權單日轉賬限額過高、異常交易風險預警不足等問題。檢察機關有針對性地向人民銀行某縣支行制發檢察建議后,該縣人民銀行對7家商業銀行的46個網點,涉及120余個未成年人的賬戶全部進行了清理,對發現的問題立即進行整改。目前,該縣未再發生利用未成年人銀行卡實施網絡犯罪的案件。省、市檢察機關與人民銀行等機構會商,推進涉未成年人銀行賬戶分級分類管理等要求在全省范圍內得到完善和落實,鞏固打擊和治理成效。

【指導意義】

(一)檢察機關辦理未成年人幫助他人利用網絡實施犯罪的案件,要堅持主客觀相一致原則,重點審查行為人主觀方面對上游犯罪是否明知,并提供了客觀幫助行為。要綜合全案證據和社會調查情況,認為涉罪未成年人知道或者應當知道上游系犯罪活動,自己行為具有幫助作用,可能共同造成危害結果的,應當認定其主觀明知。未成年人客觀上實施“供卡”等幫助支付結算的行為,符合幫助信息網絡犯罪客觀要件規定的,應按照主客觀相一致原則,認定構成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罪。但如果經全案證據審查,認定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對上游是否系犯罪活動,以及犯罪的危害程度缺乏明確認識,即使在客觀上對信息網絡犯罪活動起到了幫助作用,因此獲利,也不能認定為構成該罪。

(二)對未成年人使用本人銀行卡實施的幫助他人利用網絡犯罪行為,應當落實寬嚴相濟刑事政策,加強教育、挽救,依法準確適用不起訴、附條件不起訴。對于積極主動參與犯罪、犯罪情節嚴重的,應依法提起公訴。對被利誘參與犯罪、參與時間較短、違法所得、涉案數額較少,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的涉案未成年人,檢察機關可以根據刑法第十三條的規定,對其不認定為犯罪。對于犯罪情節輕微,依照刑法規定不需要判處刑罰或者免除刑罰的,檢察機關應當做出不起訴決定。對于犯罪情節較輕,符合附條件不起訴條件的,檢察機關可以依法適用附條件不起訴,同時針對性開展考察、矯治。

(三)檢察機關應當注重運用檢察建議,推動訴源治理。辦理未成年人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案件,發現銀行賬戶監督、管理、使用存在漏洞的,應當依法開展調查核實,以檢察建議的方式督促金融監管機構、商業銀行完善制度機制,推動形成辦卡審核和風險評估相結合、分類管理和異常預警相結合的未成年人銀行卡管理保護模式,努力實現對未成年人參與電信網絡犯罪的訴源治理。

【相關規定】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十三條、第二百八十七條之二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七十七條、第二百七十九條、第二百八十二條、第二百八十三條、第二百八十四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未成年人保護法》第一百一十三條、第一百一十五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第五十條、第五十一條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非法利用信息網絡、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等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二條

《人民檢察院檢察建議工作規定》第十一條

禁止向未成年人租售網絡游戲賬號檢察監督案

(檢例第204號)

【關鍵詞】

未成年人網絡保護?網絡游戲賬號租售?刑事檢察與行政公益訴訟銜接?不良行為干預?綜合治理

【要旨】

檢察機關辦理涉未成年人網絡犯罪案件,應當注重審查刑事案件背后是否存在未成年人網絡保護職責未落實的監督線索。檢察機關發現互聯網平臺上存在向未成年人租售網絡游戲賬號的,可以依法督促行政監管部門履職,全面維護未成年人網絡權益。發現未成年人因沉迷網絡而遭受侵害的,應當同步落實被害修復與不良行為干預措施。檢察機關應當促進法律監督與行政監管的配合協作,助推行政監管部門提升未成年人網絡保護執法規范化水平。

【基本案情】

被告人孫某,男,2000年7月19日生,漢族,中專文化,原系某房地產公司銷售人員。

2021年1月,被告人孫某以詐騙為目的,在某互聯網平臺發布出售網絡游戲賬號的虛假信息,騙取未成年被害人華某某信任后,向其提供虛假的游戲賬號密碼,并編造錢款被凍結、需支付保證金、過戶費等理由,共騙取華某某人民幣15347元。

孫某用以出售網絡游戲賬號的互聯網平臺是上海某公司開發運營的電子商務應用類平臺。該平臺上有數十家經營者不經身份核實,向包括未成年人在內的用戶提供多款熱門網絡游戲賬號的租售服務,部分經營者的累計訂單數已達十萬余件。

【檢察機關履職過程】

刑事案件辦理。2021年4月2日,孫某自首。2021年11月8日,上海市公安局某區分局以孫某涉嫌詐騙罪向某區檢察院移送審查起訴。檢察機關在辦案過程中,責令孫某向被害人退賠詐騙錢款,彌補財產損失,并向被害人賠禮道歉。2021年12月6日,檢察機關以孫某犯詐騙罪向人民法院提起公訴。2021年12月16日,人民法院以孫某犯詐騙罪判處其有期徒刑七個月,緩刑一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二千元。

行政公益訴訟案件辦理。檢察機關經調查發現,本案中孫某用以出售網絡游戲賬號的互聯網平臺上還有數十家經營者在商品詳情中使用“未防沉迷”“直接上號”等表述,不經核驗身份,向包括未成年人在內的用戶提供多款熱門網絡游戲賬號的租售服務。

檢察機關認為,該互聯網平臺上的經營者為未成年人規避網絡游戲監管提供便利條件,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未成年人保護法》有關向未成年人提供游戲服務的時間管理限制性規定。該互聯網平臺未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電子商務法》對相關經營者違規行為予以及時處置、報告,增加了不特定未成年人沉迷網絡游戲的潛在風險,損害了社會公共利益。根據未成年人網絡保護法律法規,上海市某區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委員會辦公室(以下簡稱“網信辦”)對未成年人網絡保護落實情況有監督管理職責,應當依法查處違規經營者和平臺。

2021年9月14日,檢察機關向區網信辦發出行政公益訴訟訴前檢察建議,督促依法查處違法向未成年人提供網絡游戲賬號租售服務的經營者,并對互聯網平臺上租售網絡游戲賬號的情況進行全面檢查和監督,壓實平臺責任。區網信辦積極落實檢察建議,督促該互聯網平臺對違法租售賬號的經營者進行處理、增設實名購買功能,對平臺落實未成年人網絡保護規定的情況進行常態化檢查督導。該互聯網平臺共清理違規游戲租號類商品469件,關閉相關店鋪26家,對“某某租號”等關鍵詞予以屏蔽;對游戲賬號租售商品設置購買實名認證和上號二次實名認證環節,有效防止向未成年人租售游戲賬號。

不良行為干預。針對未成年被害人華某某沉迷網絡游戲的情況,檢察機關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關于不良行為干預的相關規定,積極對接學校、街道未成年人保護工作站組建協作干預小組,落實針對性管理教育措施。檢察機關針對監護人放任華某某沉迷網絡及處分大額錢款等問題,向華某某的監護人制發督促監護令,要求其履行監護職責,并委托家庭教育指導師開展家庭教育指導。目前,華某某已擺脫網絡游戲沉迷,并順利考入大學。

推動綜合治理。結合該案辦理,檢察機關進一步會同區網信辦等單位制定了涉未成年人網絡保護分類處置的標準化工作流程。在此基礎上,上海市人民檢察院梳理全市未成年人網絡保護案件辦理情況,與上海市網信辦、上海市文化和旅游局執法總隊建立了未成年人網絡保護聯動工作機制,共同發布《未成年人網絡保護風險識別清單》《上海市侵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網絡信息執法指南》,細化執法規范和標準。

【指導意義】

(一)互聯網平臺上的經營者向未成年人租售網絡游戲賬號而平臺未予及時處置、報告的,檢察機關可以通過檢察建議、公益訴訟等方式,督促行政監管部門采取有效監管措施。檢察機關在辦理涉未成年人網絡刑事案件時,發現互聯網平臺上的經營者向未成年人提供網絡游戲賬號租售服務、互聯網平臺未予以審核監管,為未成年人規避游戲監管提供便利,有造成不特定未成年人沉迷網絡、侵害未成年人網絡公共利益風險的,檢察機關可以通過制發檢察建議、開展行政公益訴訟等手段,督促相關行政部門依法履行監管職責,推進互聯網平臺加強管理和機制建設。

(二)檢察機關辦理未成年人因沉迷網絡而遭受侵害的案件,應當堅持被害修復與不良行為干預并重。檢察機關在依法懲治利用網絡實施的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同時,應當通過積極追贓挽損、促成賠禮道歉、提供法律援助、落實心理疏導等方式,最大限度減少犯罪對未成年人造成的不利影響。同時,檢察機關還應當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的相關規定,督促家庭、學校、社會聯動對未成年被害人沉迷網絡的不良行為進行干預,通過精準管理教育措施引導未成年人安全合理地使用網絡。發現被害人的監護人怠于履行職責的,可以通過制發督促監護令、開展家庭教育指導等方式,充分發揮家庭監護在未成年人網絡保護中的作用。

(三)檢察機關辦理涉未成年人網絡案件,應當綜合履職,促進未成年人網絡保護訴源治理。在辦理刑事案件、開展行政公益訴訟等工作基礎上,檢察機關還應當加強與未成年人網絡保護行政監管部門配合協作,暢通信息渠道、建立共治機制,提升未成年人網絡侵害源頭預防實效。結合本地實際,推動完善法律監督與行政監管銜接機制,為未成年人構建健康清朗的網絡空間環境。

【相關規定】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未成年人保護法》第六十六條、第六十七條、第七十四條、第七十五條、第一百零六條、第一百二十七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第二十八條第四項、第二十九條、第三十一條、第三十二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家庭教育促進法》第二十二條、第四十九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二十五條第四款

《中華人民共和國電子商務法》第十三條、第二十九條

《未成年人網絡保護條例》第四十六條第二款


 
上一篇:最高人民檢察院、最高人民法院發布八起關于依法懲治醫保騙保犯罪典型案例
下一篇:沒有了
Copyright  ©  2022-   北京京本律師事務所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京ICP備2022002883號-1 技術支持:騰云建站僅向商家提供技術 網站地圖  北京市朝陽區十里堡北里1號恒泰大廈B座7009室  18600078839@163.com 
久久人妻偷拍视频_日本波多野结衣一区在线_少妇av中文字幕社_又大又紧水又多18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