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

單 位:北京京本律師事務所
郵 箱:18600078839@163.com
座 機:010-53652008
手 機:151-0158-2007
           151-0159-2007
網 址:www.teambikini1.com
地 址:北京市朝陽區十里堡北里1號恒泰大廈B座7009室
微信二維碼
公眾號二維碼
位置:首頁 > 媒體采訪
媒體采訪
打官司卻遇“陰陽判決”?律師:相關部門應積極主動調查
發表時間:2023-06-29     閱讀次數:     字體:【

日前,澎湃新聞一篇有關“陰陽判決”的報道引發廣泛關注。


報道顯示,原告馬軍偶然發現,同案號判決書的判決結果和時間竟然不同。一份作出的時間為2016年9月26日(下稱“26日判決書”),安徽省滁州市鳳陽縣法院判決被告返還借用石英石4.4萬余噸、賠償違約石英石1.7萬余噸、駁回原告其他訴訟請求。


另一份作出的時間為2016年9月28日(下稱“28日判決書”),鳳陽縣法院判決被告返還借用石英石4.4萬余噸,駁回原告其他訴訟請求。原告馬軍收到的正是這份判決書。



此前,馬軍的鳳陽縣金盾運輸有限公司(下稱“金盾公司”)將臺玻鳳陽硅砂有限公司(下稱“臺玻公司”)訴至法院,請求法院判令臺玻公司返還所借的4.4萬余噸石英石,并賠償違約石英石1.8萬余噸,后收到“28日判決書”。


此后,馬軍偶然發現竟還有一份“26日判決書”。其顯示,根據雙方簽訂的《礦石借用合同》,經過計算,認定臺玻公司應賠償違約石英石1.7萬余噸,對金盾公司主張的1.8萬余噸違約礦石多于1.7萬余噸的部分,該院不予支持。


但“28日判決書”顯示的則是,該院認為,因金盾公司未能提交證據證明第三方運輸公司按約支付運費,故第三方運輸公司也違約。第三方運輸公司違約的后果應當由金盾公司承擔。故對金盾公司要求臺玻公司歸還1.8萬噸違約礦石的主張,該院不予支持。


2019年4月,馬軍以發現“26日判決書”為由,向滁州中院申請再審。2020年8月,滁州中院作出民事裁定書,認為當事人在執行程序達成和解協議并履行完畢,意味著當事人通過協商達成新的協議處分自己的權利,并以實際履行的方式了結了原有的糾紛,且金盾公司在和解協議中未表示不放棄申請再審的權利,在此情形下,人民法院沒有對生效裁判繼續進行再審審查的必要,應終結審查。


但鳳陽縣法院于2022年2月作出的民事裁定書認為“28日判決”確有錯誤,由該院再審。安徽省高院于2022年4月作出民事裁定,將該案指定蚌埠市禹會區法院審理。


2022年11月,禹會區法院判決撤銷鳳陽縣法院“28日判決書”;臺玻公司返還借用石英石4.4萬余噸、臺玻公司賠償違約石英石8879余噸、駁回金盾公司其他訴訟請求。


禹會區法院認為,臺玻公司對其延遲履行償還礦石的行為承擔違約責任,但綜合考慮雙方約定的違約責任過高,且第三方公司也存在一定過錯,根據《合同法》第一百二十條的規定,該院酌定臺玻公司應當賠償金盾公司實際損失4.4萬余噸的20%即8879余噸為宜。


判決書還顯示,針對當事人向法庭提交的另一份同案號、同案由、同事實,但不同判決結果的法律文書復印件,因違反法律規定,應當予以撤銷。


原被告均上訴后,蚌埠中院于今年5月25日作出裁定,認為原被告雙方已自愿達成和解協議,各方權利義務沖抵后,臺玻公司已按和解協議履行完畢。當事人在執行程序中達成和解協議并履行完畢,意味著當事人通過協商達成新的協議處分自己的權利,并以實際履行的方式了結了原有的糾紛。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四百零四條之規定,因金盾公司在和解協議中未聲明不放棄申請再審權利,故鳳陽縣法院依職權提起再審違反前述規定,依法應予糾正,該案依法應終結再審程序。經該院審判委員會討論,裁定撤銷禹會區法院一審判決;終結該案再審程序。


馬軍說,他將繼續提出申訴。


對此,北京京本律師事務所主任連大有律師告訴“法度lawBJ”,《民事訴訟法》對民事再審有明文的規定。如果當事人對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的判決、裁定,認為有錯誤的,可以向上一級或本級人民法院申請再審。


法院在審核是否啟動再審時,以以下幾種理由為準:(一)有新的證據,足以推翻原判決、裁定的;(二)原判決、裁定認定的基本事實缺乏證據證明的;(三)原判決、裁定認定事實的主要證據是偽造的;(四)原判決、裁定認定事實的主要證據未經質證的;(五)對審理案件需要的主要證據,當事人因客觀原因不能自行收集,書面申請人民法院調查收集,人民法院未調查收集的;(六)原判決、裁定適用法律確有錯誤的;(七)審判組織的組成不合法或者依法應當回避的審判人員沒有回避的;(八)無訴訟行為能力人未經法定代理人代為訴訟或者應當參加訴訟的當事人,因不能歸責于本人或者其訴訟代理人的事由,未參加訴訟的;(九)違反法律規定,剝奪當事人辯論權利的;(十)未經傳票傳喚,缺席判決的;(十一)原判決、裁定遺漏或者超出訴訟請求的;(十二)據以作出原判決、裁定的法律文書被撤銷或者變更的;(十三)審判人員審理該案件時有貪污受賄,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為的。


連大有律師表示,上級法院對下級法院對判決錯誤啟動再審的,又終結再審程序的,這種情況不太正常也不符合邏輯。啟動再審通常是認為判決實體或程序有問題,通過再審程序進行糾正。但又終結了再審,即認為不僅下級的判決沒問題,同樣也認為此前的啟動再審是錯誤的。


連大有律師認為,由于各種原因的限制,司法實踐中,不僅啟動再審難,實現再審改判更是難上加上。這也導致了實踐中存在大量的不公平、不公平和不合法的案件存在。法治社會的實現是通過個案來體現的,“陰陽判決”的出現明顯是與法治背道而馳的。


連大有律師說,上述案件中的當事人可以行使舉報控告權,如向法院紀檢監察部門反映或者舉報;可以向同級檢察院反映或者舉報;還可以向同級的人大常委會反映或者舉報;可以直接向最高人民法院紀檢組,甚至可以向中紀委進行實名舉報;也可以針對案件本身繼續向上級法院進行申訴或申請檢察院抗訴。


北京市中聞律師事務所鄧千秋律師告訴“法度lawBJ”,根據《民事訴訟法》及其司法解釋,各級法院院長對本院已經生效的判決可以提出再審動議,上級法院對下級法院已經生效的判決可以提審或者指令下級法院再審;上級檢察院也可以通過提起抗訴的形式對下級法院的生效判決發動再審程序。


鄧千秋律師說,馬軍如擬繼續維權,可以繼續向判決作出法院或者上級法院申訴,要求法院依職權啟動再審,或者向上級檢察院申訴,要求檢察院提出抗訴。


鄧千秋律師認為,此案已經經歷了再審程序的“終結、啟動、又終結”,足以說明本案案情復雜、對原判決的爭議很大。但若要再次啟動再審程序,難度應該也很大。


澎湃新聞的報道還顯示,申請再審的同時,馬軍開始舉報“陰陽判決”。其發現“28日判決書”的簽發人為時任法院民二庭庭長桂斌,于是認為桂斌修改了判決書。


據公開資料,桂斌于2019年12月13日被任命為鳳陽縣法院副院長。


馬軍的父親曾于2020年5月前往滁州中院信訪,桂斌表示“26日判決書”是草稿。滁州中院申訴信訪局局長韓陽稱,中院信訪局要求鳳陽縣法院查清楚這兩份判決書是如何形成的,鳳陽縣法院說最終送達的判決書是9月28日的,9月26日的判決是因為當時當事人找丁法官,丁法官沒有從檔案室調取判決書就直接加蓋公章交給了當事人,因此才出現兩份不同日期的判決。


滁州中院副院長李傳水表示,滁州中院會嚴格追查。判決書有嚴格的制發程序,對于違反法定程序的判決書要予以撤銷,并追究相關責任人責任。當事人對于合法的已生效判決書不服的,可以申請再審,中院會按申訴程序來解決。


2021年6月4日,據滁州市檢察院給馬軍的回復函,關于兩份判決書一事,鳳陽縣法院已回函確認,相關人員、涉案法官因工作失誤已受到紀律處分。


據2021年6月11日鳳陽縣紀委監委第六紀檢監察室形成的處理意見:“鳳陽縣法院副院長桂斌在擔任縣法院民二庭庭長期間,在實行庭長簽發制度時,建議承辦人丁偉修改判決書的判決結論屬實,但是該案件經滁州市中級人民法院評查認為并無問題,故無法認定桂斌存在民事行政枉法裁判的問題,建議予以了結!


馬軍表示,其曾于2019年7月向安徽省高院舉報桂斌,當年8月舉報材料被轉至鳳陽縣紀委監委駐縣法院紀檢監察組組長王年敏手里,后無下文。


據2021年7月3日鳳陽縣紀委監委干部監督室形成的處理意見:“關于反映王年敏對舉報人反映的桂斌枉法裁判有關問題線索未及時處置的問題。王年敏同志承認其因工作疏忽未能及時處置該問題線索,存在失職失責問題。鑒于王年敏同志能夠主動向組織說明其未能及時處置桂斌問題線索的失職失責問題,主動認錯悔錯。經研究,建議對王年敏同志批評教育,要求其在工作中嚴格按照《中國共產黨紀律檢查機關監督執紀工作規則》等相關規定依紀依法履職盡責,此案了結并向王年敏同志予以反饋!


“法度lawBJ”檢索發現,關于法院現“陰陽判決”的情況此前已有媒體報道。例如據紅星新聞此前報道,濟南的黃女士稱,在自己作為原告的一個案子中,法院提供的判決書與中院存檔的判決書判決結果不一致,前后賠付金額相差約115萬元,除此之外,日期、審判員、書記員和案號等內容都完全相同。一審審判員表示,系上傳失誤,以收到的判決書為準。


河北的于某準備申訴一起案件時,發現中國裁判文書網公布的判決書和當事人收到的紙質判決書,案號相同,落款日期不同,判決結果截然相反。該案的書記員表示,裁判文書網的判決書系自己上傳失誤,已申請更換,該案判決以案件當事人收到的紙質判決書為準。


對于此類情況,北京京本律師事務所主任連大有律師告訴“法度lawBJ”,近年來,法官因為枉法裁判、濫用職權等被追究刑責的事件也屢見不鮮。當前,很多裁判文書都在網上公開,有利于提升判決文書的質量。對社會大眾和媒體而言,對個案的公開審視、打量甚至監督,也更有利于保證司法公信、公正、透明。


連大有律師說,如果判決書出現低級錯誤或者錯漏不多,可以通過裁定方式予以糾正。但如果故意“陰陽裁判”,則不僅僅是工作人員的工作態度問題,更有可能成為枉法裁判等瀆職犯罪的線索。


連大有律師表示,若出現“陰陽判決”,不能只是相關法院作出簡單說明,紀委監委等應對可能涉嫌刑事犯罪的法官積極主動進行調查,人大等機關也應對法官的認定等進行核實,對于不適合擔任法官的,應予以除名。法官等司法人員應當成為遵紀守法的典范,老百姓不僅要在個案中體會到司法的公正和公平,更應該在每一份司法文書中體會到司法的公正、公平及溫度。


 
上一篇:游客一腳踢死“網紅”斑頭雁三方達成和解 律師:無論是不是野生動物,都不能貿然攻擊
下一篇:10歲男童物業大廳捉迷藏觸電身亡 家長質疑未安裝漏電保護器 項目方:具體原因還在調查
Copyright  ©  2022-   北京京本律師事務所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號:京ICP備2022002883號-1 技術支持:騰云建站僅向商家提供技術 網站地圖  北京市朝陽區十里堡北里1號恒泰大廈B座7009室  18600078839@163.com 
久久人妻偷拍视频_日本波多野结衣一区在线_少妇av中文字幕社_又大又紧水又多18p